张家村在阳丘县的北边,距离县城二十余里,徒步的话,恐怕要天黑才能走到,好在李慕已经学会了跃岩术,加上李清给他的神行符,只两刻钟的功夫,便来到了张家村。

  如果李慕能修到神通或是造化境,届时以中三境的道行,便可腾云御风,一日千里。

  而将道法修到极致,纵地金光,缩地成寸,一天时间,游遍十洲三岛,也不是难事。

  不过这些对李慕来说,都太遥远了,他对他现在的能力就很满意,虽然不能驾云,却也能飞檐走壁,腾跃之间数丈远近,勉强能小过一把大侠的瘾。

  张家村,李慕和李清到的时候,村口几名村民连忙上前,询问道:“两位官差大人,是来抓那妖邪的吗?”

  “是不是妖邪,看了才知道。”李慕说道:“出事的地方在哪里,带我们去看看。”

  在几名村民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了村边的一户人家。

  几只死鸡躺在院子里,体内的血液早已被吸干,脖子上有明显的兽类齿印。

  如果只是死了鸡,有可能是被黄鼠狼或者狐狸之类的东西咬了,但全身的血液被吸干,一般都是妖邪所为,正是因此,衙门才会派修行者来处理。

  李清问道:“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况吗?”

  一名村民连忙道:“我家前几天被咬死了两只羊,衙门也派人来过,说是会调查,后来就没有消息了……”

  鸡和羊完全不是一个体型,像是吸血蝙蝠,或是黄鼠狼等妖物,因为体型的原因,一般不会选大型家畜,只有一些猛兽,或是活尸,才会对牛羊等大型家畜下手……

  如果是后者,这案子的难度,可就不一样了。

  李慕蹲在死鸡的旁边,仔细观察,某一刻,眼前忽然一亮,伸出手,从那只鸡的脖子上,取出了一根黄色的毛发。

  李慕站起身,说道:“头儿,看看这个。”

  李清看了他手中的毛发一眼,说道:“是一只还未化形的妖物。”

  仅凭这根毛发,还不能判断是什么妖物,李清取出一只仙人指路符,将那根妖物毛发和符箓放在一起,叠成一只纸鹤,只见她将纸鹤向空中轻轻一抛,那纸鹤便煽动翅膀,向村外的方向飞去。

  李慕曾经见过韩哲用仙人指路的法术,但韩哲那纸鹤的飞行速度,远不能和李清的相比,韩哲那只,慢悠悠的,等的人着急,眼下这只,李慕需要加快步伐,才能跟上它的速度。

  虽说前面或许有一只厉害的妖物等着,李慕心里却丝毫不惧。

  如果只有他自己,或许他会立刻回衙门摇人,毕竟,在和那蜥蜴精的一战之后,让李慕认清了自己,他对付鬼物,或许有那么几手,但对付妖物,除非就他们站在那里让他劈,否则,一只塑胎境尚未化形的妖,都能让他手忙脚乱好一会儿。

  李慕跟在李清身后,问道:“头儿,这是一只什么妖?”

  李清紧紧的跟着纸鹤,说道:“仅凭那根毛发不能判断,或许是黄皮子成精,或许是狐妖,还可能是狸猫,具体是什么,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  纸鹤飞出了张家村,沿着山间小道一路疾行,幸亏李慕已经学会了轻身跃岩之术,倒也没有被落下。

  某一刻,那纸鹤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,便不再前行了。

  李慕四下里看了看,发现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,散落着一地鸡毛。

  再远一些的地方,有篝火正在熊熊燃烧。

  篝火旁,一只半人高的黄鼠狼,像人一样支着双腿站在那里,两只前爪各抓着一根棍子,棍子上穿着两只鸡,在火焰的炙烤下,沁出黄色的油脂……

  李慕觉得很荒谬,他居然看到一只黄鼠狼在烤鸡,而且闻着味道还不错……

  那黄鼠狼正在专心烤鸡,察觉到后方传来动静,回头一看,发现后方忽然多了两道人影,吓得手一抖,险些将烤鸡扔进火里。

  它将烤鸡扔进草丛,然后跳到一旁,目光警惕的盯着李慕和李清,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这里干什么?”

  看着一只黄鼠狼站在那里口吐人言,李慕总有些奇怪的感觉,好不容易才适应,看着那黄鼠狼问道:“是你偷了张家村村民的鸡,还吸家禽的血修行?”

  “你们是官差!”

  那黄鼠狼看清了他们身上穿的制服,脸上露出惊惧之色,连草丛里的烤鸡也顾不得捡,身体化作一道残影,瞬间便逃进了草丛之中,不见踪影。

  这便是妖物的难缠之处,就算是没有化形,但塑胎妖物,速度也比寻常野兽快得多,它们若一心想逃,修行者还真不容易追上。

  刚才李慕倒是有机会一道天雷劈了他,但一来李清在这里,他施展雷法之后不好解释,二来妖类修行不易,这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周仙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吞天记只为原作者荣小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荣小荣并收藏大周仙吏最新章节